“天漠”飞来的迷你沙漠-树哥地理探享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88
“天漠”——飞来的迷你沙漠-树哥地理探享
雅鲁藏布大峡谷中的丹娘沙丘位于西藏米林县境内,连绵的沙丘构成了波涛起伏的沙海。它背倚葱茏青山,面临蓝绿色的雅鲁藏布江,神秘的光影变幻无穷,是中国天漠景观的经典代表。摄影/谢罡
“天漠”是一种特殊的地理现象,和常规意义上的沙漠不同,虽然它们也有巨大高耸的沙丘,颇有“沙漠”的气势,却恪守本分,总体面积较小。若从空中鸟瞰,只不过是一片绿色汪洋中的一个句点,一抹曲线,或是一组意味深长的省略号。它们一般出现在水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无论是水色荡漾的海边、湖畔和江河边,还是人烟阜盛的江南城乡,都有可能是它们的家园。最有趣的是,这些巨大沙山的附近,并无其他沙漠的踪影,沙子的来源也神秘莫测即日启程。在许多地方,由于环境对比的强烈,堪称惊人的美景。江边“天漠”
拍摄地点:西藏雅鲁藏布江河谷雅鲁藏布江河谷是印度洋暖湿气流北上的大通道,基本属于高原半湿润季风区。这里降水较多,但季节差异极大王凯丽,且旱季和风季重叠,沙源丰富,因此土地风沙化十分常见。图为林芝派镇直白村的一处小型天漠,空中氤氲的雨云和干旱的沙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摄影/王宁
拍摄地点:西藏雅鲁藏布江河谷藏区的土地风沙化分布广泛,主要发育于山地间的盆地与河漫滩、河岸阶地以及山口处的冲洪积扇等地带,形态各异。图为米林县的缅村沙丘,如一把在蓝天下打开的巨型折扇。摄影/谢罡
拍摄地点:河北怀来永定河畔
由于在地理位置上临近北京,河北怀来天漠早早成名。它以其独有的天漠景观,成为都市人青睐的观光地铁飞花。图中,两个孩子正在沙丘上嬉戏,远方是连绵的群山——它们阻挡了南下的劲风,使沙尘沉降积累于此,逐渐形成了这片“迷你沙漠”。摄影/孙慧军
河边“天漠”
拍摄地点:河北怀来永定河畔
由于在地理位置上临近北京,河北怀来天漠早早成名。它以其独有的天漠景观,成为都市人青睐的观光地。此图展示了怀来天漠的特殊地理环境。散落各处的风力发电机揭示了此处天然大风口的身份,蜿蜒的河流则是沙子的重要来源——水流带来泥沙,枯水时节河滩裸露,劲风吹扬,成为天漠的重要塑造力量。石乃文摄影/孙慧军
海边“天漠”
拍摄地点:河北昌黎黄金海岸在我国漫长的海岸线上,海岸风沙地貌分布十分广泛,尤以三角洲平原河流入海口附近分布最为集中。图为滦河入海口附近的河北昌黎海岸沙丘群,沙山高大,连缀起伏,犹如一条条踏浪金龙。摄影/刘文军
湖边“天漠”
拍摄地点:新疆巴里坤湖
虽然气候干燥小虫神泣,降水稀少,但冰川融水和山间泉水仍然滋养孕育了巴里坤湖。从视觉上看,远处雄峙的皑皑雪山和金色天漠、碧色湖水所构成的是一幅美妙画卷,可实际上,高大连绵的天漠正是这一带土地退化、生态恶化的典型表现之一。近年来,巴里坤谷地的沙化日益严重,湖面缩减,自然生态的警钟已经敲响。摄影/赵承安
拍摄地点:江西鄱阳湖和地处遥远荒凉地带的大沙漠不同,“天漠”多位于人烟繁盛的湿润半湿润地带,甚至毗邻城市,对人们的生活有着更为直接的影响。图片展示了鄱阳湖畔的土地风沙化境况,规模庞大的沙山连绵不绝。不仅周边村庄和田地经常遭遇风沙侵袭和掩埋,连附近南昌城的生态也受到威胁。摄影/纪伟涛
追寻“天漠”
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的朱震达老师是这样描述某些“天漠”的——在半湿润及湿润地带,具备沙物质组成的地表在植被遭到破坏、沙体裸露和干季与风季在时间上同步的条件下,经风力作用的结果同样可以产生风沙活动,并塑造出沙丘起伏的地表景观,地表出现类似沙漠化环境的土地风沙化。
一份研究报告称:“土地风沙化实质上是气流(风)作用于沙质地表所产生的风蚀、风沙流、风沙沉积、沙丘前移和粉尘吹扬等地质地貌过程。它的形成须具备地表具有丰富的物质来源,旱季和风季重合以及植被稀疏等条件太平新篇。”
而沙漠研究学者邵立业老师则提到,风沙化与沙漠化是两个相近而不相同的概念,在分布地区、规模、地貌和成因上都有所不同。
原来, “天漠”在这些科学研究中,“漠”并非核心词,作为这一地理奇观的两大支柱词,一个是风,另一个则是沙。根据其性质、大小、所处地理方位等条件的不同,有的可以称为沙漠,有的则只是沙丘,或是沙地和沙山、沙垄的混合暗宅之迷。
中国重要“天漠”景观分布示意图

文章归档